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天津成电影票房高地前7月天津观影票房43亿元

发布时间:2021-01-08 17:54:21 阅读: 来源: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今年1月至7月,本市观影人次为1368.3万人,票房4.3亿元。而在5年前,本市一年的观影人次仅为817万人,票房为2.6亿元――

天津北方网讯:今年暑期档,杀出了一部《战狼2》,瞬间引爆了整个电影市场,迫近55亿元的票房让追赶者们望尘莫及。热血的剧情,震撼的场景,爱国的情怀固然是影片成功的要素,但老百姓日益旺盛的观影需求才是这部电影一骑绝尘的保证。

电影发烧友王庆刚刚“三刷”了《战狼2》。“自己先去看了一遍,又分别陪女友,陪父母看了一遍,体验了各种影厅的不同效果,挺过瘾的。”

像王庆这样一人拉动,全家观影的现象并不在少数。今年1月至7月,天津观影人次为1368.3万人,票房4.3亿元。而在5年前,天津市场一年的观影人次仅为817万人,票房为2.6亿元。据天津市文广局电影处负责人介绍,天津电影市场呈逐年稳步发展趋势,越来越多的老百姓愿意解开荷包,到电影院观影,并形成了一定的观影习惯。

全家人看场电影是常事儿

5年的变化太快了。市文广局电影处处长孙建平十分感慨。

“5年前的天津电影市场,一年不到7000万元票房,到如今,一年票房能达到近7亿元。影院数量也从当初十几家发展到现在的84家,荧幕数超过了500块。从2012年到2015年,在观影人次和票房上都保持了25%以上的增长。”

天津是中国电影的发源地之一,怎么电影市场的发展落后了呢?2011年开始主管电影业务之后,孙建平做了大量功课,研究天津电影市场的兴衰。

在电影胶片时代,天津电影票房在全国是名列前茅的。孙建平介绍说:“那时候全国的省级电影放映公司都没有影院,而天津有4家影院,这也带动了天津电影市场的发展。”

万达影城金街店总经理王志琨也对彼时的老电影院记忆犹新。“我是1980年生人,我小时候印象最深的是,老电影院座位很多,只有一个大厅,楼上楼下坐满了人,但是片源少。”

随着数字影院取代了胶片影院,影厅由单厅变为多厅,放映由胶片机变为数字机,而天津第一家数字影院正是万达影城金街店。王志琨说:“从胶片到数字,放映质量有了很大提升,观众的视听感受会更好,影厅多了,片源多了,就能在不同时段满足不同人群的需要。”

值得一提的是,天津的第一家数字影院当时在全国也是首屈一指的。孙建平感慨的是,天津并没有抓住这次机遇。天津许多老影院、老影厅没有及时跟进数字化新技术,随着国内电影市场的繁荣,片源逐步增加,这些单厅影院便活不下去了,造成了天津电影市场的滞后。

除了技术发展的滞后,孙建平到其他省市进行了调研后,又发现了新问题――天津电影市场的宣传曝光不够。“我发现有的省市区,一旦有了新电影,报纸广播就开始轮番轰炸,而在天津就没有声音。”孙建平说,“这几年,电影处也和本市各大媒体合作,加大了宣传力度,从票房数字上来看,取得了一定效果。”

说到那些年天津人为什么不爱进电影院,孙建平笑了笑。“天津人财迷?不是,是没有那个习惯,过去老百姓闲下来了,去唱个歌,听个相声,很少说去看电影的,现在不了,全家人周末看场电影也是常事儿。”

孙建平说,天津人用了2年到3年的时间完成了从被动看电影到主动看电影的转变。“前几年一些年轻人看电影之前,总要在网上查评分,分高的我去影院看,分低的我在家看,这就是被动看电影,近两年持这种观念的人少了,人们大多是主动走进电影院。”

“互联网+”助力票房回暖

随着电影票价走向亲民路线,越来越多的人走进影院观影,但天津市场的票房却一直不温不火。

2012年,网络舆情炒作出一个话题:“天津电影怎么了?”市文广局电影处为此做了一次深入的调研。“我们在人均GDP、文化投入、文化消费几个方面上与北京、上海、重庆几个直辖市进行对比,得出结论,咱们的票房水平跟咱们的经济水平是持平的。”

孙建平坦言,咱们和自己比增速很快,但和一线发达城市还是没法比。

电影处调研发现,票房上不去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平均票价太低。“天津是个宜居城市,体现在电影票价惠民,每张电影票在32元左右,北京比天津高10元,上海则高15到20元,但低票价没能带来高票房。”

2013年,天津电影市场已经被团购网站疯狂砸价砸乱了,9.9元的电影票非常多。“电影票房分账是有规矩的,每一部电影制片方和发行方有一个最低票价的协议。一般影片是25元,50%电影院留下,45%到47%给制片方,3%到5%给发行方,这9.9元怎么分账,何况这里头还有税,这不就是偷漏瞒报票房吗?”孙建平说。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电影处下了很大工夫。在2013年4月底找全市40多家影院挨个谈话,最终达成共识:排片4个厅以上的电影,网上团购价不低于35元,排片4个厅以下的电影不低于30元,挂牌价上浮50%到100%。“可好景不长,5月初一家新上线的影院开业,推出了7.8元一张的电影票,刚刚恢复秩序的电影市场瞬间被打回原形,影院纷纷降价售票,价格战相当惨烈。”孙建平直摇头。

随着相关部门对影院的引导、交流,混乱的市场也在逐步恢复平静,其间,天津市场又吸引了不少国内影院入驻。但真正让天津电影市场从阵痛走向繁荣的还是“互联网+”的介入,一大批电商平台将钱砸进电影市场。“现在全国观影人群85%都通过手机互联网售票,票价再低都有第三方补贴,国家的票房不能损失,也打掉了团购网站的恶性竞争。”孙建平说。

对于孙建平而言,他再也听不到影院之间相互告状,相互压价了。从2014年到2015年,是中国电影市场飞速发展的两年,天津电影市场也搭上了顺风车,2014年和2015年的票房同比增长均达到了42%。“电商平台入驻电影市场,把市场氛围烘托起来了,老百姓主动进影院消费的次数也就提高了。”孙建平说。

影迷欣赏水平也专业

电影市场的繁荣也造就了一批发烧级的影迷。他们在观影的时候不再局限于剧情体验,电影的拍摄手法、特技运用及影院的放映技术、硬件设施也成了他们的关注点。

王庆告诉记者,作为一名影迷,他看电影的渠道非常多。“电视上有电影频道,家里也买了很多原版光盘,电脑硬盘里也有很多库存,时不时可以翻出来回味回味,但赶上一部自己期盼了很久的片子上映,那就得去影院了,我会想方设法去不同功能的影厅多体验几次,这种对比能让我获得更丰富的观感。”

对此,王志琨感触颇深:“我在来万达金街店以前在河东区一家店培训,当时IMAX厅在放3D版的《怪物史莱克》,很多家长带着孩子来看,这期间我就发现很多小孩子被吓得往外跑,我自己体验,在普通的3D厅里,一把斧头飞过来可能到你跟前就掉下去了,但在IMAX厅里,斧头一直飞到你的鼻尖才往下掉,给人的代入感是完全不同的。”

更让王志琨感慨的是,电影迷们的欣赏水平不断提升。“像《变形金刚5》这样的大片,要搁在5年前,肯定又是一个票房神话,但今年上映后反响并不是很好,以前中国电影市场可能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但现在一些所谓的外国大片要想受到好评,难度大了很多。反倒是国产的一些制作精良的影片受到大众认可。”

在天津,就有一些资深影迷专门把目光对准了国内一些优秀的电影。1989年出生的以太就是其中之一。他是一个线下观影小组的负责人,以太是他的网名。

以太从事的是机械设计工作,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看电影。“小时候看的第一部电影是《泰坦尼克号》,从此就喜欢上了电影,初中我开始看《看电影》杂志,了解到各种各样的电影类型,高一的时候特意攒了很久的零花钱,自己去电影院看了《变形金刚》,到了后来上大学,工作,我但凡有空,都会上电影院。”

上大一的时候,以太就有了从“被动观影”到“主动放映”的想法。他用大一暑假打工挣的钱,又找了十几个同学一起“众筹”,买了一台投影仪,在学校里给同学们免费放电影。这种“主动输出”的感觉让以太很有成就感。

大学期间,以太还通过网络,加入了一个线下观影小组。这个小组放映的都是一些国产独立电影。“独立电影是摆脱了电影公司的控制,由电影创作者自筹资金,自编自导的作品,能更大程度地反映导演要表达的思想。一开始我也不了解,但看得多了,发现自己从影片里那些平凡人的生活故事中收获了很多。”

慢慢地,以太从志愿者做到了组织者,选好电影后,他负责联系影院,租用影厅进行放映,有时还会请来影片导演和观众一同交流。

对以太而言,在影院观影是一种精神交流。“一个人坐在电脑前的观影体验和一群人坐在大银幕前观影的感受是截然不同的,在影院你能了解到他人的感受,哪怕只是一片笑声,一声啜泣。”

而对王志琨而言,在影院观影是一种情怀。“我看的第一部电影就是在金街这家店,很多我这一辈的人在这里看电影约会,然后结婚生子,如今又回到这里回忆青春。”

对王庆来说,在影院观影是社会的进步。“影院越发展越好了,影院周边的配套设施也越来越多样,更多人看电影体现了经济的发展、商业的进步和文化的丰富。”(“津云”―北方网编辑曲璐琳)

女娲补天的故事

白鹭2-5段改写成说明文

我的同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