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LTE不应成为中移动戴着锁链的独舞

发布时间:2021-01-22 00:42:53 阅读: 来源: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自中移动成为TD运营的主体后,政府、产业界、媒体给中移动拷上了几个需要尽快破除的枷锁,TD好像成了中移动的独舞,连工信部都计划要:指导做好TD二期招标和投资建设。

本文试图从四个角度分析施于中移动的四大枷锁,并剖析这些枷锁不破除将长期给TD产业和中移动带来的损害。

枷锁一:TD发展的聚光灯全部聚焦在中移动

自从国家明确中移动成为TD的运营主体后,不论是设备厂商、媒体、关心或反对TD专家学者,亦或是政府主管部门,聚光灯一下子全部聚焦在中移动,无论是中移动TD建站的速度、TD放号的快慢亦或TD设备二期招标的结果无一不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仿佛中移动拥有着决定TD产业的生杀大权。

我不得不说,这无疑有点高估中移动了,也说明了TD产业链和政府中存在着难以自抑的浮躁心态。

在这种聚光灯下,我们很难期望TD产业能够进入一个健康和良性发展的轨道,因为:

一) 对于中移动而言,在这种高度关注的压力之下,能否按照市场和业务的实际客观需求,对TD的网络建设、设备采购、市场营销、客户服务等各个直接决定TD现在和未来发展的环节,做出正确、理性、客观、合理的决策,并采取符合市场规律的行动。

二) 对于TD产业链各环节的厂商,可能会组成各种院外利益集团,游说相关政府部门或者所谓专家学者,以国家创新的名义,寄希望影响中移动对设备采购市场进行所谓“公平分配”,而不是从市场和客户需求的角度,提升产品质量和业务质量,最终造成自身停止不前,损害TD产业链和国家创新。

三) 对于政府业务主管部门,因自身能力的有限性,可能会放弃或者不能及时的促进TD产业链健康发展的配套政策体系的建立和完善,同时,也使得自己处于被那些自己不思进取,只考虑通过院外游说获取好处的劣质厂商的俘获。

在市场能够发挥作用的地方,我们应该坚信,那只看不见的手,总能够比有形的手有效,建议对“TD二期招标和投资建设”的所谓指导要慎行。否则,我们只能怀疑这种对纯粹市场行为的“指导”的冲动可能是政府主管部门被俘获的结果。

枷锁二:TD产业链的核心领导是最终用户,而不是中移动

有人说,中移动是TD的核心领导,无论是产业发展还是TD-LTE标准的制定。其实非也。这其实是一种居心叵测的高帽子。仿佛是中移动能够决定TD标准和产业的生死。

每一支持TD产业的人应该从本质上认识到,是市场和用户最终决定TD产业的发展,而不是中移动决定TD产业的发展。

所以,不论是政府管制当局还是TD产业链的各个生态环节,应该做的是认真的研究和分析市场的需求,制定有效的产业政策,生产有竞争力的设备和产品,创造吸引用户的电信业务,才能助中移动真正的承担起实现国家创新战略的政治任务,否则,被抛弃的不单是TD、,还有一个非常有世界级企业竞争力潜力的明星企业——中移动。

枷锁三:民族牌的旗帜,TD需要少举

谈到TD,从国家领导到专家学者,都离不开自主创新。但是也有不少专家屡屡提及这是民族的TD,所以如何如何。好似如果哪天中移动要是把TD做黄了,将是中华民族的历史罪人似的。

这些思想我想应该可以归为对现代市场经济没有基本认识的错误产物。

一项技术、一个企业、一项政策,其最终能否生存,遵循的应该是自然法则和丛林法则。任何逆势而为的行为,必然被市场抛弃。

打民族牌,是一种感情牌,但是,作为现代社会的理性消费者,感情牌需要坚实的技术和可靠的产品质量作为基本支撑。中国自毁长城的民族品牌在08年已经不少了。

少打民族感情牌,做好自己的事情和产品、业务,才能帮助中移动获得市场认可。

枷锁四:非对称管制需要全局性的考虑如何支持TD产业

既然确定中移动是TD运营的主体,但是在电信重组过程中,又频频出台针对中移动的非对称管制政策,而这些政策的管制目标,我们看到,除了意图迅速削弱中移动外,唯独没有看到如何出台如何扶持TD产业发展的非对称管制政策。

众所周知,支持其他运营商的非对称管制政策,促进的是非“自主”知识产权的通信技术的发展和壮大。

一方面是政治考量,一方面是国家战略,从政府部门的表态和政策,我们看到了这种矛盾的较量。

如果不能真正的下决心把TD作为国家创新战略在电信产业的核心利益选择,我相信,针对中移动的非对称管制政策还将继续出台。

因为管制当局还在面对着有国外电信设备商、外国政府、中国本土电信运营商、中国电信设备商以及由各种所谓独立专家学者组成的强大利益集团的院外游说和压力。

相比而言,TD产业的利益集团就弱小的可怜。数的出来的也就那么几个厂商和中移动和一个三心二意的管制机构。

后记,过于集中的聚光灯、似是而非核心领导论、频频出现的民族感情牌、一道一道的非对称管制,这些都成为中移动在TD路上的桎梏,而政府、学者、厂商、媒体在很大程度上成了冷静(冷漠)的看客,除了品头论足的清谈,我们应该想想自己到底应该为TD做什么?

一零计划破解版

易中奖预测彩票准吗

阴阳界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