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今日特稿虚拟养老餐厅试水幸福黄昏

发布时间:2020-02-10 19:53:59 阅读: 来源: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虚拟养老餐厅,试水幸福黄昏

虚拟养老餐厅服务,简单说来,就是加入虚拟养老院的老人凭“虚拟养老一卡通”,中午即可到加盟的任一家虚拟养老餐厅享受6元营养套餐,解决吃饭难题。目前,兰州市城关区已建成虚拟养老餐厅37家,受到许多老人的欢迎。但如何持续,也面临着管理、资金困难等挑战。

“关爱老人的今天,就是关心我们自己的明天”,要让这个目标完满实现,仍需要各个方面的协作努力……

老两口的幸福生活

睡到自然醒,熬上一小锅粥,浇浇花,喂喂鱼,吃完早餐后拨通965885订餐电话,今天选择了华瑞园虚拟养老餐厅。在家闲呆上一会儿,杨老先生和庞老太太就相携着下楼了。

迎着冬日的晨光,随性散步到家附近的东方红广场,在广场喂了会儿鸽子,听着小孩脆生生的笑声,时光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流失。11点10分左右,看时间差不多了,老两口慢慢蹒跚至广场西口的华瑞园虚拟养老餐厅,离开饭时间还有几分钟,他们坐在餐厅外面的沙发上和陆续来的老人们聊着天。

“这给我们老年人解决了个大麻烦啊!自己就没法做,稍微做多点吧就剩下了。”王奶奶说。

“你们老两口还算好的,像我这种单身的根本就没法做,前几天炒了个番瓜中午吃剩下了,晚上还是没吃完。”周奶奶附和着说。

“再说,在家一个人干巴巴的也没劲儿,在这里也没那么孤零零的。”

大家打开话匣子,随意拉扯起来。

11点半到12点半,到了华瑞园虚拟养老餐厅的营业时间。老两口排队等待刷卡买饭,向工作人员报上手机号确认已在这家餐厅订过餐后,每人付款6元,拿了餐牌,在大厅靠窗的位置坐下。庞老太太闲不住,拿了纸笔去抄大厅里的标语——“宽老人心,养老人身,急老人想,报老人恩”等。

邻桌的老人以为记者是替家里的老人来“探探场子”,趁着饭菜还没有端上来,开始传授起了经验:

“华瑞园这里的饭好吃,坐车方便,环境也好。”

“爱乐的态度好,一进去就有人给端茶水,服务员也特亲切。”

“鸿瑞园自在,都是老人嘛,而且有时候有两个荤菜,主食有米饭也有花卷。”

“春天也好,有时候另外有碗削面,还可以加菜。”

……

饭菜端上来了,老人们打个招呼,各自开筷。今天是土豆鸡块、豆腐、菜花,还有青菜汤,米饭是可以按量添的,菜色看上去也不错。

虚拟养老餐厅,是城关区虚拟养老院成立两周年之际推出的又一便民服务项目。老年人自己掏6元,政府再补贴一部分,中午即可在加盟的餐厅享受营养套餐。

“吃饭是老年人最关心的问题。以前虚拟养老院有提供上门做饭服务的,但这对一般长期需要该服务的老人来说,负担确实太沉重了些。于是我们就想,能不能找个饭馆让老年人吃饭,费用老人自己掏一部分,政府补贴一部分。”城关区虚拟养老院副院长李鹏说,“后来我们联系了一批运作成型、规模较大,老板也比较有爱心的中高档餐厅加盟,就有了虚拟养老餐厅。为什么叫虚拟呢?这是相对于实体养老院而言,提供的是居家养老服务。再说这名字也上口,容易引起人的关注。”

兰州大学管理学院社会保障专业的焦克源副教授谈到,所谓虚拟养老是指利用通信技术和信息化网络,通过建立开放的服务平台,整合社会养老服务资源,解决养老服务资源碎片化、分散化问题的一种全新养老方式。

兰州市城关区60岁以上的老人约有15.6万人,占常住人口的15.9﹪。面对人口老龄化的提前到来和巨大的养老压力,积极探索多种形式的养老方式十分必要。

从去年11月起,城关区虚拟养老院便开始着力准备虚拟养老餐厅的相关事宜,最先加入的是“马大胡子”,后来又有了“鸿瑞园”、“春天”、“九毛九”、“华瑞园”等,到目前为止,已建成20家对外的虚拟养老餐厅,还有17家专供“三无”老人免费就餐的街道虚拟养老餐厅。营养套餐的规格为一荤两素一汤一主食,菜基本是每天不重样,连续两周不重样。

王老太太说,现在老人们每天都多了件事——到处转着看哪家的饭好吃。老人们还因此交了许多“饭友”,闲的时候,大家一起下下棋,聊聊天,也算有了寄托。“而且,每天这样散散逛逛,也算是锻炼了身体。”

“虚拟养老院及其相关项目的建立对于有效解决社会养老难的问题,促进养老服务的社会化和专业化,缓解养老服务供求矛盾,培育养老服务消费市场,具有重要的意义。”焦克源说,“虚拟养老餐厅促进和完善了‘老人需要什么,我们提供什么’的高质量服务,又是政府推动、机制创新、市场化运作的科学结合。从长远来看,在兰州市城关区和谐稳定发展的过程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为了保持“幸福”

虚拟养老餐厅起步的时间尚短,经验不足,短时间内的超大客容量等都给这项工作带来了挑战。

“姑娘你先别走,我吃完饭了给你说些事。”知道记者是来采访的后,隔壁桌的杨老爷子招呼。

杨老爷子是退休老干部,为人爽利,年岁虽高,精神还是很矍铄。吃完盘子里最后一口米饭,老人移了过来。

“老人吃饭有三个要保证:干干净净,要不然坏肚子了受不住;清清淡淡,太油腻的老人受不了;热热乎乎,这大冬天的,饭菜凉了不行。还有老年人也不图别的,就图个尊重,不想产生啥误会,我们是去吃饭而不是去要饭的。这里做得很好,饭菜搭配合理,吃着也可口,服务态度也不错。”杨老爷子说。

华瑞园酒店的刘总感慨,虽然餐厅的工作很辛苦,但每次听到这样的话,都会感到由衷的安慰。“做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一般要接待150多位老人,这个工作强度是很大的。”刘总坦言。

而有时候某些不和谐的言行也会影响餐厅的气氛。

“来吃饭的老人也要自律。”杨老爷子有些激动,“首先要按时,这也算得上是个集体活动,别太早或太晚。其次不能带孩子,这是给老年人的福利,孩子吃了老人自己也吃不好,再者孩子好动,影响了别人。这也是个脸面不是?最后就是别提非分要求,大家互相谅解一下,就是6块钱的水平,也别这样那样添麻烦不是?”

旁边的人纷纷附和。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因为这些曾造成了一些不愉快。

“前几天有个女人,喏,就坐在那地儿。”一个老人指指靠窗的位置。“跟她说等那桌的人坐齐了再上饭,她就不同意,一直闹。”

“谁说不是呢?前天有个带孙子的老头子,怎么说都不听,吵得我们吃饭也吃不好。”

说起这些,老人都带着批评的口吻。

老人们很善良,给餐厅写了联名的感谢信,有什么想法也爱跟工作人员念叨。“你们一定要什么都按规定来,争取做最好,这儿要做第一。”总有老人这么说。

“主要是这也不是什么赚钱的活儿,要是老人自己不自律,总是添不必要的麻烦,时间长了人家餐厅也不愿意干不是?只有大家换位思考,这事才能办下去,给人方便就是给自己方便,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杨老爷子一语中的。

现在虚拟养老餐厅的加盟企业许多都带着公益心理。“马大胡子”当初捐款100万,“华瑞园”如果承担婚宴的时候为了保证老年人就餐,包厢会放弃接待散客,“鸿瑞园”为了让老年人有个好环境专门投资40多万盘下了一个门面并装修一新……

数家加盟酒店的负责人均表示,虚拟养老餐厅是个倒贴钱的活儿。

“饭店自己也要摸索经验,凡是这样的虚拟养老餐厅,都要探索适合老年人就餐的管理模式,服务上需要程序化。”杨老爷子建议。

“我们也只能做出些配套规定,毕竟是服务性质的事,也不能全部落实到具体政策中,否则会衍生矛盾,最主要的还是要靠企业自己摸索。”李鹏表示。

今天,明天

鸿瑞园虚拟养老餐厅是今年6月正式启动营业的。老板傅连鸿的经历颇有些曲折。1岁的时候腿因为小儿麻痹症落下了残疾,家境也不宽裕,16岁就参加了工作,后来又遭遇下岗,迫于生计开始自己创业,几经波折,摸爬滚打,终于有了今日的成就。事业做得大了,也想着能为社会做点什么。当区委领导来沟通时,傅连鸿一口答应了下来,后来又开辟了专门的门面。

“有个专门的地方,能保证长期性和连续性,也让老人有种归属感。有后面的鸿瑞园酒店支撑,这点损失我还扛得下来。”傅连鸿说,“企业强大了本来就要回报社会,而且虚拟养老餐厅现在已经成为人们饭后闲谈的热门话题,这也是种宣传,能提高企业的知名度,也算是双赢。”

鸿瑞园虚拟养老餐厅里,老人们随性地吃着谈着,其乐融融。王阿姨掏出饭盒,她是给90多岁的老父亲带饭的。平时她会推着老人过来吃吃饭聊聊天,现在天冷了,就只好把饭打回去。“我们是在街道上备过案的,一般不让带饭,怕弄虚作假。”王阿姨说,“我爸他就喜欢吃这儿的饭,要是能送就最好了。”

傅连鸿表示,这有些不现实。

“主要是人手不够,应付不过来,今天都是街道上派了两个人过来帮忙。”傅说,“要是能像国外那样有人做‘义工’,中午服务一个小时左右就好了。”

“要做好这个事,首先企业要有服务社会的意愿,要持一颗感恩的心。政府也该在政策上有所支持,这样能减轻企业的负担,也能鼓励其他企业参与进来,满足庞大的老年人群的需要。”傅连鸿谈道。

就餐途中也有不少老人表达出自己的担忧:“就怕中途没钱了,就坚持不下去了。毕竟现在享受服务的只是一小部分人,还有钱补贴,哪天吃饭的队伍庞大起来,政府是否有足够的经济支撑?”

李鹏坦言,资金问题确实是制约虚拟养老餐厅发展的大难题。因为虚拟养老餐厅是个新生事物,国家尚没有明确的法律保障。“一般实体养老院能享受到的资金扶持往往补贴不到虚拟养老院上面来,现在都是靠区里的资金支持。城关区将近16万老年人,现在参加虚拟养老院的人约7万,而长期享受服务的才1.5万左右,城关区虚拟养老院去年已经花去了1000多万,当更多老人加入,资金必定成为制约性因素。”李鹏说,“目前正在向上级申请,也只能寄希望于政府的专项资金支持,否则就是无解的难题。”

而加盟企业对于税收优惠政策的希冀,李鹏表示颇有些无奈。“税收政策必须由省人大审批,我们没有那个权力。目前在争取国家财政补贴和政策扶持上,尚没有取得明显成效。”

是否会考虑对老人的营养餐增加收费以减轻政府负担?

李鹏表示,毕竟这是个公益事业,他们也不想完全的市场化,那就违背了最初的本意。

“要是涨价,肯定来的人就没这么多了,譬如涨到10块,我就一般不会再来。”有的老人也这样说。

虚拟养老餐厅服务的覆盖率也是个问题。有老人感慨,一般经常去就餐的仍以退休老干部居多,对于一部分老人而言,每顿6元仍是有些“奢侈”。

“这也是没办法,像城关区现有的120多名‘三无’老人,就是可以享用免费午餐的,有些极特殊情况的我们也会照顾。但是毕竟还没发展到那种程度,我们也是精力财力有限,没办法面面俱到。”李鹏说。

焦克源谈到,虚拟养老餐厅的建立也是社会发展中的一项新生事物,目前在全国还处在探索和完善阶段,尚有一些新情况和新问题需要及时地发现和处理,如服务队伍中专业化水平不高的问题、运行中的资金缺口问题、服务的覆盖面扩大问题等,这些都需要在今后的工作中逐步予以解决。

“关爱老人的今天,就是关心我们自己的明天。”这个目标的圆满实现,还需要多方面的长期努力。

分公司设立流程详细

代理记账服务

中山筹划税务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