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农村安全饮用水工程的财政钱烂在地里禹城

发布时间:2020-10-19 04:46:42 阅读: 来源: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农村安全饮用水工程的财政钱烂在地里

因不满于修建数年的“农村安全饮用水工程”无法使用,最近2年来,重庆市多个区县乡镇遭遇附近村民密集投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调查发现,导致无水的原因在于自来水管网填埋较浅,距离水利部要求的标准有较大差异,而这又与工程修建运行机制有关。

截至2012年,国家财政,以及重庆市、县财政已对上述工程累计投入61亿元,未来几年还将有数十亿元的投资,以确保该市1400万农民的饮用水安全。

另据本报记者调查,在水管网埋藏较浅背后,如若不对原有的工程修建运行机制进行优化或者改良,未来的财政投资亦有“打水漂”的危险。

重庆市水利局农村水利处副处长王秀琼则对本报记者表示,各区县政府均签署了目标责任书,具体建设和管理由各区县政府负责,“只要出了问题或者无法正常运营,这是要追责的。”

露天的供水管

“我们已经有3年多没有用到过自来水了,这些水管安装好后,我们只用了2年多,就没水了。”重庆市大石镇高川村五组一位陈姓村民5月2日对本报记者说,该村的“农村安全饮用水工程”于2007年左右完工并通水,但最近3年来,一直无水可用。

高川村的“农村安全饮用水工程”建在该村五组的一个小山坡上,水池直径为6米见方,深约2米,内外贴有白色瓷砖。从水池上盖着的水泥板缝隙望进去,可见池底约15厘米深的积水,以及积淀许久的砂浆和树叶等杂物。

高川村几位村民称,导致自来水几年无法使用的原因在于,这些水管大部分掩埋只有20厘米左右,深度不够,甚至直接裸露在外。

本报记者在高川村五组看到,从深水井至水池的水管为白色PVC管,管径约8厘米,从水池中输往附近六七个组的给水管主管,也是8厘米管径的白色PVC管。这些水管大部分裸露在外,未用泥土掩埋,其中部分被掩埋的水管,用鞋踢开一些浮土,就能看到白色的管道。

上述其中一处8厘米管径,穿插在玉米地里的水管,已经被锄头挖断。

“国家要求对农村安全饮用水管网的填埋深度是70厘米,但是他们在施工时,绝大部分安放水管的沟只挖了20厘米深左右,管子放进去,填上土,实际深度只有十几厘米。”大石镇一位村支书说,“我们当时还找施工方吵了,说你把管子埋那么浅,农民一锄头挖断了谁来管?施工方的工人说,我们只管施工,其他我们不管。”

上述村支书表示,这些水管,有70%左右填埋深度在20厘米左右,另外30%则基本上裸露在地面上。而与该村相距几十公里外,合川区另一个镇的某村村长也对本报记者讲述了近乎雷同的情况。

5月6日,本报记者在合川区驱车100多公里,实地查看了官渡镇菊星村二组、莱滩镇白云村三组,大石镇高川村五组等乡镇多个农村安全用水网点,这些网点附近随处可见裸露在外的水管,其中菊星村二组的院落水管基本全部裸露在外,在公路边、田间地头、院落竹林,以及一些沟渠中,顺势布置。

不过,略有区别的是,菊星村二组的村民,目前仍能正常使用自来水。

而莱滩镇白云村三组在2007年左右修建的农村安全饮用水管网,则基本废弃。当地村民称,这一网点自水池以下的供水管网,多直接裸露在外,其余部分,也为浅埋,用稍大的树枝撬开几厘米厚的泥土,就可看到水管。

本报记者此前获得的投诉材料称,合川区的双凤镇、铜溪镇、双槐镇、草街镇等十几个乡镇,均有村民反映类似问题。

深埋还是裸露?

合川区水务局供排水科科长王学端5月6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否认了该区出现了大面积的农村安全饮用水管网裸露或浅埋的问题。“你看到的只是极少个别现象。”王学端说。

矛盾的是,此前,重庆市合川区发改委一位主要负责人对本报记者透露,该区的确出现了大面积农村安全用水管网长期无法使用的问题,该区曾多次开区长级协调、整改会,调查相应事宜。

王学端表示,2009年以前,受资金有限等因素影响,该区的农村安全用水管网中的分支水管或院落水管,的确没掩埋,原因在于,村民们担心挖沟并填埋这些管网,可能破坏自己家的坝子,或者竹林,且埋管后,不便于今后维护,所以未埋。

“但是主水管都是埋了的。”王学端说。

而在本报记者出示了几个网点大致12厘米至15厘米的管网裸露在外的照片及视频后,王学端解释称这是“入户管”。“有管径12厘米至15厘米的入户水管?”王学端说:“(主水管未掩埋)那是极个别现象。”

合川区农村饮用水工程是否真的如王学端所说的那样,2009年后都是深埋?

合川区双槐镇吴姓村民、同溪镇一位何姓村民对本报记者表示,其所在村落自2011年开始收钱铺设水管,每户约400元,然而,与财政资金一起投建农村饮用水工程,自建成至今,一直无法正常用水。

合川区发改委主要负责人及合川区水务局副局长游建波5月6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该区的农村安全用水工程始于2007年,其操作过程是,由该区发改委根据2005年国家摸底调查的农村安全饮用水基础数据,拟定一个农村饮用水工程建造方案和计划,上报给重庆市水利局及财政局批复,获批后,交由该区水务局牵头负责实施,整个流程包括招标、建设、验收等,财政局则根据前两部门的相关手续,从财政资金中按工程进度支付工程款。

上述合川区发改委负责人强调,该部门所做的方案,只是方向性或概念性方案,具体操作方案由水务局做,而水务局则称,由于农村地形地貌特殊,且村民多为分散居住,他们所做的方案,也只是根据地形概要图做意向性管网布线设计,实际施工过程中的管网走向,以及究竟挖多深的沟埋管,则可能与设计图有较大差异。

“农村的供水管网漫山遍野,我们在施工过程中无法一一查看,但是当时仍通过业主方、各镇级政府、施工监理单位,以及所在村组的负责人和个别村民代表,组建了一个多方共同监督的体系。”王学端说。

根据水利部的相关规定,农村供水管网的水管管道的填埋深度旱地应为50厘米、水田应为80厘米。

为什么大量裸露在外及浅埋的水管仍然能通过验收?

“满山遍野的水管,无法逐一核查。”王学端说。

“2009年后建造的农村饮用水管网,都是按标准深度掩埋了的,如果掩埋深度不够,要挖起来后,重新挖沟填埋,在新的要求下,每个项目要抽查6个点,挖开泥土,核查管网填埋的深度,如果有2个不合格,则判定整个项目不合格。”王学端说。

然而,王秀琼5月13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尽管合川区的农村饮用水建设走在全市前列,但合川区的农村饮用水工程质量,在2011年后才好一点。”

王秀琼回忆称,2010年他到重庆市水利局农村水利处就任后,曾参加过合川区的一个现场工作会,发现该区负责农村饮用水工程的人,竟然是从某乡抽调的一个临时人员,遂要求:“如果没有专职人员负责该项工作,则不下达投建计划。”

烂在地里的财政钱?

本报记者获得的合川区农村饮用水招标文件显示,“农村安全饮用水工程”包括水池、引泉池、管道、泵房等四个部分,依大小不同的项目各有增减,但管道安装中的土石方开挖及回填工程,占据了大部分工程量。

“管道安装的土石方开挖及回填工程,大致占整个农村供水工程总量的60%~70%。”上述合川区发改委主要负责人称。

开挖5厘米至20厘米的沟与开挖70厘米至80厘米的深沟,前者的土石方工程量可能只有后者的三十分之一。重庆市一位专业从事公用事业施工的技术人员林俊(化名)表示,如果计入农村饮用水工程中的水池、引泉池、管道、泵房,水管布线及连接等工程因素,裸露水管,浅埋5厘米至20厘米所投入的成本,只有严格按照标准施工的20%左右。

那么这些节省掉的工程量,在工程结算时,是否从招标价格中扣除,退还到了财政账户上?

合川区发改委及水务局均未对此作答。

不过合川区水务局强调,在2009年以前,国家下拨的财政资金,按照每人300多元的标准拨付,按照这个价格,基本无法完成下达的建造任务,因此地方上在实际执行的时候,适当降低了相关填埋标准。尽管2009年后,国家财政拨款标准提高至每人530元,但“依旧不够”。

王学端向本报记者表示,该区这些农村饮用水的招标文件及计价,依旧按70厘米的深度来计算工程量。由于2007年前后的工程造价,按照2004年的重庆市工程造价结算标准来取价,每立方米土石方的取价标准仅为8元,这一价格无法请到人工。

自2009年后,重庆市的工程取价推行“2008年标准”,土石方计价按每立方米30多元取价,基本可以支付挖沟人工费用。

“挖70厘米的沟,工程量很大,因为沟必须挖成梯形,上口一般宽度可能要到60厘米~80厘米,这样算下来,2米长的70厘米沟,所挖出的土石方量就超过1立方米。”王学端解释道。

但是,即使2009年合川区的农村安全饮水工程招标文件明确计算,并写明了挖沟及填埋供水管网的土石方工程量,且提高了取价标准,该区仍有大量水管浅埋或裸露。

另据本报记者调查,目前重庆市的长寿、丰都、潼南、铜梁、梁平、涪陵、忠县、彭水、北碚等区县的农村饮用水工程,也出现了村民长时间无法使用自来水,部分乡镇则是自建成后从未能正常使用过的问题。

合川区水务局称,该区在2010年前,解决了大约30万农村居民的安全饮水问题,总计投入财政资金1.6亿元人民币。如果“十一五”期间的工程全部完工投运,将解决58万农村人口饮水问题。此外,“十二五”期间该区还有30多万农村居民的安全饮水问题需要解决。全部完工,所需投资为3亿元,合川区发改委估算的数字为6亿元。

如果以上述标准测算,重庆市除主城区外的近30个农村区县,安全饮水工程共需耗资90亿元~180亿元。

重庆市一家地方媒体2012年8月10日发表的一篇《千万农民喝上了“放心水”》的报道称:“重庆市至今已投入建设资金61亿元,建成供水工程8万余处,解决了近1100万农民的饮水安全难题。”

上述数据也得到了王秀琼的证实,她表示,2012年国家及市级、区县级财政在该市投建农村安全饮用水工程的资金在61亿元左右,且未来几年仍会再投资几十亿元。

王秀琼称,按现行的运行机制,该市水利局及发改委负责安排和下达农村饮用水工程的建设计划,各区县政府与市水利局签署目标责任书,市政府监察室负责调查投诉,“我们不允许浅埋或不埋水管。”市水利局也会随机抽查,检查这些工程是否合格。

王秀琼坦陈,重庆市农村饮用水工程“这几年投诉量大”。

王秀琼表示,以前他们把农村饮用水工程的方案审批、验收权限下放给了各区县,但是实际运营几年下来的结果显示,各区县把关不严,市水利局在2012年决定把农村饮用水工程集中供水点的1000吨以上的水厂审批权及验收权收回。

那么,目前该市已经推行农村安全饮水工程的20多个区县中,有十几个区县不断出现无法用水或浅埋、不埋水管的问题,如何处理?

王秀琼称:“各区县政府跟我们签署了目标责任书,具体建设和管理在各区县政府,只要出了问题或者无法正常运营,这是要追责的。”

西安妇产医院靠谱吗

治疗甲亢挂号

重庆眼科病治疗医院

南昌治脱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