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职业真的不分高低贵贱我穿着外卖员制服体验了一天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8:37:58 阅读: 来源:水溶性咪唑啉厂家

原标题:职业真的不分高低贵贱?我穿着外卖员制服体验了一天

我为什么会穿上这身外卖小哥的工服度过这一天?我的生活已经离不开外卖了,在我的一个平常工作日里,基本有两到三顿都是靠外卖解决。外卖小哥是我生活里最熟悉的陌生人,每天饭点看到这身衣服我都有种幸福感,我家小狗听到他们的脚步声,比见到我都兴奋。

当然,有些人对待外卖员群体的看法和我不太一样。对于路上开车的司机,外卖小哥和他们的电动车简直就是噩梦般的存在。由于大部分平台对送餐员半小时送达的要求,送外卖成了一个交通事故频发的职业。相信不少开车的和走路的,都曾对横冲直撞的外卖电动车,骂过一句 “傻 X”。但是如果半小时送不到餐,外卖小哥将被平台扣钱,还要遭受客户的白眼。这恐怕是他们最为难做之处吧。

在这个充斥着 “关爱外卖小哥”、“职业不分贵贱” 呼声的城市里,他们遭受的歧视不止于此。几天前,当我在一个知名的连锁咖啡店点单时,发现虽然我和外卖员站在同一个柜台,却遭受着不同的待遇。当服务员用 “先生”、“您想喝点什么?” 来招呼我时,对外卖员就只有粗暴的 “你单子写的是什么?”、“你拿错单了吧?” 和 “这才是你的单,快走!” 可能是外卖员脏兮兮的衣服和一身汗味拉低了这家店所谓轻奢的消费环境,但这毕竟是一个近40度高温的夏日正午,户外工作者肯定没法儿逃脱汗水的洗礼。

为了感受一下这种行业歧视,我找到了一身蓝色的外卖服和头盔,穿着它们去了我熟悉的几家餐厅和酒吧,体验了一下这身衣服会给我些什么不一样的消费感受。

我穿这身衣服毫无违和感,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我的第一站选择了一家公司附近的轻食快餐店,我已经有七八个中午吃的是这家店的外卖了。我给餐馆打电话定了我要的饭,二十分钟后,我穿着外卖服到店里取了餐付了钱,然后直接坐下就吃。

不出意料,我身边的店员和顾客都有点儿诧异。我刚坐下还没打开餐盒,服务员就来质问我,“请问这是你要送的单吗?” 显然他以为我在偷吃客人点的外卖。在我用了一番口舌解释这是我本人点的单,并且给他证明了下单号码是我的手机后,服务员放过了我一马。

这顿饭我是在来往客人的注视中吃完的。大家好像从来没有见过满街跑的外卖员似的,像盯着一个外星人一样打量我。或许,他们是没有见过外卖小哥吃饭。外卖小哥吃什么这个问题,对我来说也一直是一个谜。在我的脑海里,送餐员和饭的联系曾经就只有那台电动车,他们平时吃什么我从来没思考过,反正不应该是在饭馆里坐着吃。

午饭的味道没什么特别之处,反而是制服给了我一种独特的谜之使命感,它时刻提醒着我和其他客人的不同。虽然你们看我像奇葩,但平时你们的饭不都得靠我送!本来打算吃完饭就换回日常服装的我,因为这崇高的使命,决定穿着这身制服过完我的一天,一直穿到上床。

快餐已经无法满足我了,我需要一顿优雅精致的、可以慢慢品尝的奢侈晚餐,来补偿我受到的歧视。于是,我开车带着朋友,来到了北京最好的一家法餐厅,享受我的晚餐时光。

这身制服的坏处就是去哪儿消费都要被拦

我像以前来时一样开到了餐厅的停车场,心中还荡漾着以前高档消费时的那种 “我是上等人” 的优越感,但是停车场保安给了我一记当头棒喝:

“这儿不让车进!开出去!” 保安盯着我的蓝色外卖服,心里估计在暗想,这哥们儿八成是开着共享汽车来装逼的吧。

红薯淀粉机货源

遥测雨量计货源

气动锉

经络疏通仪器图片